诊疗助手APP 百万医护都在兼职、学习、交流
立即打开
文章详情 作者主页 推荐阅读

爱爱医小编

已发布896篇文章|已获3101933阅读

一名医生被刑拘,涉嫌包庇犯毒团伙!

2021-11-15阅读:5347
来源:爱爱医 / 责任编辑:爱爱医小编
四条烟,见证了一个医生的的沦落之路......

近日,山海关区某医院一名外科医生陈某因涉嫌包庇罪被警方刑事拘留。据悉,这名医生包庇违法犯罪嫌疑人的手段是为贩毒团伙“拍针”。
 

财迷心窍,外科医生沦为犯罪分子

作为一名外科医生,陈某每天都能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,其社交范围也越越广。
 
2019年某日,一位朋友带着4条香烟来找陈某帮忙,让他私下给一个陌生人皮下埋入金属异物。
 
陈某对这个要求很好奇,但朋友并未告知原因,只是问他能不能帮这个忙。
 
考虑到手术难度不大,再加上一时财迷心窍,陈某收下香烟,很快将手术做完。为防止金属异物在皮下游走、伤及内脏,陈某某根据专业经验,对金属异物进行了妥善处理,尽量为当事人减小风险。
 


手术很成功,陈某的技术得到了朋友肯定。没过多久,朋友又带着第二单生意找上门来,这一次陈某没有再要香烟,而是直接索要金钱。
 
和第一次一样,朋友依旧不告诉陈某“拍针”这个行为的真正目的,陈某也本着“你给钱,我办事”的原则,没有多问。
 
2019年至2021年7月间,陈某共计为他人实施该类手术18次,收取人民币4万余元。
 
事后陈某才得知,为了逃避公安机关打击,一些违法犯罪分子铤而走险,妄图通过吞食异物、体内植入异物(俗称“拍针”)等方式,为公安机关收押嫌疑人制造安全隐患,给案件侦办工作制造障碍。
 


2021年7月,陈某终于认识到“拍针”涉嫌犯罪,他不愿意继续帮助违法犯罪分子对抗公安机关,打算就此收手,却为时已晚。
 
从外科医生沦为贩毒罪犯的同伙,陈某的下场令人唏嘘。
 
对于医生来说,医疗技术是安身立命的治本仗,但若不用到正途,后果不堪设想。
 

利令智昏,陕西医生参与卖肾获刑6年

武汉“卖肾车间”遭媒体曝光,牵出一起组织卖肾案,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
 
在这起“组织出卖人体器官”案中其中一名主犯陈飞鸿,是陕西省人民医院肾移植科的主治医师。
 
作为一个专业医生,陈飞鸿表示最初参与此案似乎曾有过犹豫。2012年年底,一个朋友来西安找他,请他出去做手术,原本说好在三甲医院做手术,然而等到他去武汉看手术地址时,却发现是在租的房子里临时搭建的手术室,他本想拒绝,可是没有经得住高额佣金的诱惑,最终坠入“深渊”。
 


那期间,他作为主刀医师总共在那个手术室做了七台肾移植手术,负责摘肾和移植,获利二十余万人民币。
 
“其实还有一台未完成的手术。由于供体张某在手术台上临时反悔,导致手术没有进行,张某转而当起看护和中介。
 
陈飞鸿行事非常谨慎,每次手术时,他总是在手术前才乘坐飞机从西安赶来武汉,而且都要等到手术准备工作全部完成才进入手术室,出现时总是戴着口罩和帽子;而一旦手术完毕,他也从不多作逗留,立即离开武汉,以至与他“合作”大半年的团伙其他成员都说不清楚陈某的长相。他一直自称姓高,别人称他为“高医生”。
 
可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,再精密的伪装也一定会有破绽。
 
2013年8月17日,经群众举报,陈飞鸿及该犯罪团伙被警方抓获。最终以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的罪名,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 


该案在当时引发了巨大的社会反响。宣判后,陈飞鸿接受了媒体的采访。
 
记者:家里的经济状况怎么样?做手术之后得到的钱主要用在哪了?
陈飞鸿:妻子的收入很低,家里的开支基本全靠自己的工资,生活的压力比较大。在通过“黑手术”获利后,给家里添置了些东西,又凑钱买了辆车,生活有了些改观。
记者:有没有觉得付出和收入不成正比,心理上有没有不平衡?
陈飞鸿:有一点吧。
记者:你后悔吗?
陈飞鸿:现在想起来确实很后悔。呆在看守所,心里安静了,才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什么。
 
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,谁也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。
 
作为医生,每天接触的来自社会各界形形色色的人,也不断的面临着来自各界的诱惑,若是不能时刻提醒自己要克制贪恋,那一不留神,就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。正如上面提到的两位医生。
 
每次新闻一曝光,“医生收入”的问题就会被提及。
 
有人认为,医生的付出与收入不相匹配是造成此类事件的关键,应该给医生提高收入,只有这样,他们才不会为了“蝇头小利”舍身犯险。
 


对于这种观念很多人表示不理解,首先,低收入并不意味着就可以通过违法犯罪的途径来牟利;其次,医生的收入根本就不低,如果连医生都在“哭穷”,那别的行业怎么办?
 

医生为什么老是“哭穷”?

其实医生的“穷”,不是一个绝对值,而是一个相对值。人性是很复杂的,不患寡而患不均。
 
众所周知,医生这个行业培养周期长,准入门槛高。在同学们已经就业的时候,他们还在啃着大部头的教材,准备考试;当同龄人开始买房结婚的时候,他们才刚刚毕业,住在宿舍里,拿着微薄的薪水……
 
这种落差带来的负面情绪是客观存在的。
 
“凭什么读了这么多年书,吃了这么多苦,过得却没有别人好。都说以后会好的,但那一天什么时候才会到来?”这是很多年轻医生真实的内心写照。
 


除此之外,受年资、地域、专业、政策等诸多方面的影响,不同医生在收入上的差距是非常悬殊。那些身处发达地区强势科室的医师确实收入不菲,但他们终归不能代表整体水平。绝大多数医生的收入比当地平均水平高不了多少,与此同时却要承担远超于平均水平的工作量和工作压力。
 
所以医生“哭穷”,不是真的因为收入过低,而是觉得自己的付出与回报不匹配。
 
当然,这不是为那些通过违法犯罪手段谋利的医生做“辩护”。错了就是错了,挨打要立正。
 
只是想告诉大家一个真相——医生的收入可能真没很多人想象的那么高。

来源 | 秦皇岛晚报、楚天都市报、米墨药事官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违规、侵权请联系我们
分享到:

想说什么在这输入
42
18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