诊疗助手APP 百万医护都在兼职、学习、交流
立即打开

广汗法 是 对于 《伤寒论》的发展吗?

张*栋 楼主
+关注
不用汗方亦汗法,汗法当为“广汗法”“泛汗法”
1、一提到汗法,大家可能会直接想到发汗,想到麻黄汤、想到大小青龙汤,想到辛温,这与程钟龄所论八法之首的汗法,“汗者,散也”的本意相符。
但是我们在临床中可以发现另外一些的情况,服用小柴胡汤“汗出而解”,用小柴胡汤能叫做汗法吗?服用大承气汤后汗出了,用大承气汤能叫做汗法吗?服用紫雪散,配合日晒、多穿衣服、多饮食热物,汗出而病解,用紫雪散能叫做汗法吗?日晒、喝开水、运动等能叫做汗法吗?
在去年的“经方治疗皮肤病学术研讨会”上,华华主任讲到了冉雪峰先生的《八法效方举隅》中的一段话,让我对于汗法大开眼界,这段话是“发汗之道甚多……内因气结,则散其结而汗出;内因血闭,则开其闭而汗出;内因水停,则化其水而汗出;如因热壅,则清其热而汗出……神而明之,存乎其人”。
细细琢磨冉雪峰先生的这段话,再与《素问?阴阳别论》中的“阳加于阴谓之汗”结合,就会让我们对于汗法有个更深刻的认识,汗法不该仅仅局限于辛温发汗,也不该仅仅着眼于肺与表。如果身体里面缺乏阳气,则温通阳气就可得汗而解;如果身体内部阴津缺乏,则清滋阴血补足汗源,可得汗解;如果痰凝、血瘀、水停、湿阻、风寒郁闭腠理等等出汗通路上出现了问题,这时候就可以用到开腠发汗、祛湿、行水、活血化瘀、温散痰饮等等等清理汗路的方法。这样寒温、表里等问题的争论在更高的“广汗法”的层次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,融合在了一起。适合血热辨治的患者则按可以按赵炳南、朱仁康、禤国维等前辈的方法进行治疗;适合温阳方法治疗的则火神派的方法但用无妨;适合辛散温通方法的患者则使用麻黄类方不必再犹豫又犹豫,考虑再考虑。广汗法的提出给我们治疗银屑病打开了很多扇窗户,让我们离圆机活法更近一些。
内经云“知其要者一言以终,不知其要流散无穷”,我认为每个疾病都有一个核心的机理等待我们发现,都有一个核心通路直接通向治愈的终点。“汗出而解”就是目前找到的银屑病治疗的必由之路,也是我提出的“广汗法”的核心意义。笔者为什么这么用心地提出,深入研究,和积极完善这个“广汗法”的概念呢?因为它不仅对于银屑病来说很重要,并且可以推广到很多的皮肤疾病,及很多的非皮肤疾病。
让我们一起来复习一下两位中医大家说过的话,一为温病学家赵绍琴说过的“汗之,是目的,而不是方法”。一为精通仲景之学的赵锡武教授讲过的“病在外者不使其邪内入,病在里者必令其邪外出。”“治皮肤病当散,当表,当由内向外排……”。
将两位大家的话糅合起来,银屑病的治疗当用“广汗法”的方向便清晰地浮现了出来。顺着这个思路向前再走一走,“广汗法”就触及到了所有疾病的核心机理,身体失去正常机能就可能得病,治疗的根本目标就是“复正”。从这个角度讲“广汗法”就有了更深远的责任,涉及到了“阴阳自和”(语出《伤寒论》58条)为治疗根本的问题。对此问题先不做展开,我们还是回到银屑病来谈“汗法”。 不用汗方亦汗法,是说治疗银屑病主要是借助“汗出而解”的思路,并不局限于辛温发汗的方药。汗法当做广汗法解。下面阐述另一个新的概念——泛汗法。
2、在叙述这个概念以前,我们还是有请赵绍琴先生,看他给我们带来一些什么精彩的论述。——“汗法即通过各种治疗方法,包括药物、针灸、推拿、饮食及运动疗法,达到汗出邪去的目的”。这个表述对其在《赵绍琴温病讲座》中反复提到的“在卫汗之可也,非属方法,乃是目的” 的原则,作了浅白的解释。笔者学习后认识到:汗法从思路上可归为“广汗法”,而从手段上当做“泛汗法”解,不仅服药得汗为汗法,而且运动、日晒、温覆、多饮热水、熏洗亦为汗法,甚至得衄、刺络、得吐等畅达气机之法均可视为“泛汗法”。随着认识不断深化,逐步将其用于银屑病临床,方法逐渐简化,疗程逐渐缩短,而疗效逐渐增强。有一病史13年的专程从安徽来山西治疗银屑病的,23岁的小姑娘,泛发全身,以“原方原药原剂量比原用法”式的四原方式使用真武汤为主治疗,20天获得显效,返回安徽,随访,病愈,体健,全仗广汗法和泛汗法的功劳。
3、接下来我将提出一系列从临床中萃取的新概念——如出汗三要素,错汗四表现,四多两温度。大四疗,小四疗,等等。这些概念的提出,目的是什么呢?是1、让患者明白得病、治病、防病的核心机理,从而与医者站在同一个战壕里,精诚合作,对付破坏他健康的问题。2、组成包括药物处方在内的,行为处方、心理处方、饮食处方等方向一致的“综合处方”,让身体尽快由偏复正,然后保持在正的状态,不要再偏,用我们的术语讲就是治病与防病,甚至养生相结合。这些将可以和治愈、根治接轨。
4、笔者来自山西,地处西北,偏寒偏燥,内经中《异法方宜论篇》和《五常政大论篇》等早已提到,所处方位与疾病病机和治疗方法选择的关系。所以即使提出,并且立足于“广汗法”和“综合处方”的整体思路,我的治疗仍可以归纳出两个特点,一为“不止于温不离于温”,二为“不止于药不离于药”。第一点是讲方药的选择上我多用辛温的麻黄类方为主,这种偏性与我所处的地域肯定有关系。所以我的治疗案例仅可供大家参考,临床上一定要三因制宜,如南方患者一定湿热多些,这就可能要用到三仁汤、甘露消毒丹等方,一些夏天最重的患者我们用黄连阿胶汤可取得了较好效果,一些春天发病最重的患者,从厥阴治疗,可用到了乌梅丸法……,均不出广汗法范畴。
总之,笔者提出了“广汗法”,但是由于学识有限,病例数尚少,加之地处一隅之偏,想要把广汗法治疗银屑病的思路推向更高的层次,让更多的患者早日解除痛苦。需要大家的共同参与,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广汗法的使用和研究中,我们共同探讨,使之越来越完善。

五、经方汗法治疗银屑病的细节问题
讲这个问题以前需要澄清一个前提:治疗的底线就在哪里?没有治疗好情有可原,但是治坏了,甚至影响患者的生命安全,这是万万不能的。我们不能拿患者的身体、拿患者的生命安全当做儿戏,当做自己成功的试验田。
经我治疗的患者,包括银屑病和非银屑病,一共就2例出现过不良反应,并且最后都经我自己之手纠正了麻黄之误。非麻黄之过,是患者或者医者之误,却殃及麻黄。使良方有“束之高阁”之怨。
既要首先保证安全做前提,又要用最有力量的方药帮助患者尽早摆脱苦难,如何能做到两全齐美,“用其利,而避其弊”呢?唐代大医孙思邈给我们提出了要求“胆欲大而心欲小、智欲圆而行欲方”。实质与我开头讲的高山流水相似。闲言少叙书归正传,下面讲细节问题,作为我这次发言的结束。
细节1、 “辛温热性食物” 应用的时机、量的问题。过早、过少则发,反之则通。
细节2、因人而异求汗之度。既要防止汗出不彻,又要注意中病即止。
细节3、四季均需“稳态”汗出。得汗需“控制”,不因时而变。
细节4、增加剂量的原则和方法。与细节2参,既要以知为度,又要防过犹不及。方法有3种,分别是:药引加、药味加、整方加,此3法有逐步递进的关系。
细节5、与患者充分沟通的重要性,此为治神。小组治疗的形式是取效快捷的基础 。
细节6、强调自疗和药后护理为得效关键。自疗和药后护理可以调动人体正气。
细节7、“候气来复”的巨大临床价值。一是已经奠定 “自疗”基础;二是已经显露出好转趋势者。
细节8、治疗须依次第,不可急于求成。即使暂时得效,“若不循次第……亏损五脏,以促寿限……”(许叔微语)可不慎哉?
细节9、出现“报警”,要果断停用。“不要被胜利冲昏头脑” ,贪功冒进。
细节10、客观看待汗法(麻黄)的禁忌症和适应症。用其利,必先预知其弊……
2010-07-06 09:36:30  6578 浏览
全部评论
冯*全 抢首赞
哈哈 在张老师面前,俺这把剃刀可得藏好,要不就成了鲁班先生门口耍斧头的家伙啦!
2010-07-06 21:17:03·山西省 回复
冯*全 抢首赞
看张老师文章,章法井然,条理清晰。置身其中,有如沙场阅兵,使人心中恻然!对汗法这种客观,合理,全面的解释,另后学者开眼不少,受教良多!
2010-07-06 14:01:12·山西省 回复
冯*全 抢首赞
看张老师文章,章法井然,条理清晰。置身其中,有如沙场阅兵,使人心中恻然!对汗法这种客观,合理,全面的解释,另后学者开眼不少,受教良多!
2010-07-06 14:00:18·山西省 回复
张*栋回复
登录后查看全部评论
4
热门推荐
医生选择工作有哪些纠结和烦恼?
医路启程,哪些建议能成为新人的指路明灯?
科室里,哪些话真的不能说?
初入医院十年,如何规划才能不负韶华?